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艺术理论 > 正文

在重构中寻求融合

作者:大仙 来源: 日期:2016/12/13 16:37:10 人气:85  标签:

在重构中寻求融合

——龙进峰系列作品《密语》浅析(节选)

 

在龙进峰的系列作品《密语》中,没有习以为常的空间,没有按部就班的事物,一切的一切总是来的那么新奇和突然。他大胆地以深黑为背景,把各种各样的人、头、马、鹿、十字架、鱼、花朵、靴子、蜡烛等等事物,非常巧妙地安置在一起,使表面上毫不沾边的各种符号,产生出一种自然而然的联姻。暂时与永恒,自由与必然,对抗与碰撞,否定与肯定,对峙与统一,有限与无限,不断发生着这样那样的摩擦。而如此的错综复杂,如此的凌乱无序,都能在画面中得以化解和调和。从《密语》系列作品中,我们能够深切感受到艺术家率真的情感和其独特的绘画个性,以及鲜明的艺术立场。

《密语》,既有清晰的一面,也有朦胧的一面;既有现实的一面,也有隐喻的一面。那深黑的背景,映衬出对话的深邃和本质的深度。我们可以感受到蕴藏在其作品中的时间“爱”、“向往”、“审视”、“孤独”、“沉思”、“希望”等意象。这么多元素叠加在一起,使我们生发出莫名的错位感,带给我们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视觉体验。

尽管龙进峰的画作遵循了“极简主义”的原则,但作品的内涵却深邃博大。作者的睿智,总是让他远离决定论的物质世界,在绝对自由的精神世界里翔游。作品看似和谐的画面,实则为我们展现了一个二元对立的世界,体现出作者内心深深的宣泄和纠葛。例如在作品《密语NO4》里,主体的身份是混沌的,世界是混乱的,认知是不确定的,语言是解体的,人生是殉难式的。我认为这幅作品是“荒诞派”,是“潜意识的”,更是“反理性”的。我觉得这幅作品有内外两个呈现层面:内层叙事是这幅作品的主体,是那一个个面无表情,目光呆滞,感情冷凝的人头马面、折断的春天和流泪的残烛。龙进峰试图在充当一个荒诞世界的探险者,力求要在梦境般的世界里,寻找到存在的真正意义和本质。外层的呈现相当突兀,封闭的门“吱呀”一声,忽然被一个陌生的闯入者打开了。他直直地站在门口,惊扰了栖息的鸟们,全然打乱了这小小秩序的运作规律。闯入者高大的投影,蜡烛吐出的火舌,使局面开始刷新。

那朵玄乎的梦,似乎正慢慢从现实中分离,飞升。爱,等待,幻想和困惑,统统变成了迷幻的“梦意象”,并重重地打上受难的印迹。艺术家并非简单的艺术重构,给自己的作品平添一种悲剧意识。我在想,也许生活中某些经历触发了龙进峰探索人类潜意识的神经,使他的作品具有浓厚的心理分析意味。他把无奈,无望,孤独,对峙,仰望,渴求……统统当作创作的主旨,展现在黑暗、困惑和痛苦中,使原本就神秘的只言片语,显得更加飘浮不定。

艺术家在整个系列作品中,在拆解与重构,在能指与游戏之间,潜藏着颇有深度的意图和锋芒。比如:戏拟、错位、倒置、误推、互否、寓言、魔幻、黑色幽默等。正是这些或浅或深、花样百出的招数,成为龙进峰作品的奇妙威力。可以看出,龙进峰不仅仅驻足于绘画的表面结构,而是深入到灵魂的核心,勾勒出人与世界迷宫般的血管,神经,机理,发现并捕捉其中深藏的意味。画面中幽深的隧道,独行的人,赤裸裸的旁观者,受伤的身体,扭曲的灵魂,像巨大的深渊,让人不能自拔。

艺术家深入到无数错综复杂的关系中,为本能带来抵抗之光,为艺术带来哲思之光。当他通过画笔把“心境”置换为“图画”时,他实则是把图画空间置换为心理空间,把物理现实置换为艺术现实,把物质质量置换为心灵能量。《密语》系列作品中多重角色的介入和充满悖论的情感,似乎在悄悄告诉我们:原来丑陋也会是一种壮丽,理想也会是一种忧郁,崇高也会是一种焦虑,孤独也会是一种暴力。他试图在重构中,努力寻求一种真正意义的融合。

系列作品《密语》足可以证明,作者已经彻底摆脱了“宋庄”这个集体符号,开始逐渐走向自我。

 

 

(邢昊 当代先锋诗人,独立批评家。现居北京。出版有诗集《房子开花》、《人间灰尘》、《伤风吹》、《时光沙漠里的梦想王国》、《白日梦》、《蛇蝎美人》、《苦役之舟》,与人合编中国年度诗选《沸点》。大型史诗《怀乡记》,在韩国以中韩双语版出版发行,反响强烈。诗作已翻译成英、法、韩等多种文本。发表有《敲敲王蒙的软肋》、《转折和流变,现代汉诗的整体检阅》、《诗的证词,或字句的命运》等重要理论文章。)

    本文网址:http://zgyhyjy.com/show.asp?id=99
    上一篇: 《密语》简述
    编辑推荐
    • 没有资料